中体彩网

中体彩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体彩大乐透 >

中国体彩大乐透:1年相爱相杀,孙宏斌与贾跃亭的同袍与割舍

时间:2018-01-24 09:33来源:网络 点击:0

原标题:1年相爱相杀,孙宏斌与贾跃亭的同袍与割舍

作者/李超

编辑/刘利平

来源/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品途商业评论已获得授权。

1月23日上午,乐视网(300104.SZ)以文字互动方式召开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

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告吹,复牌在即,与贾跃亭之间的债务依然纠缠不清,乐视网股价已经走上绞首架。“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积极应对,不断调整、优化管理机制和组织结构,积极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面对股民们的迷茫,乐视网的回答显得无力。

2017年,融创中国(01918.HK)归属集团权益合同销售金额265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55%,销售额排名由此前的第七位跃升至第四位,如此显赫的销售数据,依然被孙宏斌一年前区区150亿元入主乐视所掩盖。

孙宏斌对于贾跃亭的情感应该是复杂而矛盾的,这个曾经与他互相承诺的男人,留下巨额债务远走美国,而他在极力维护对方梦想的同时,又尽其所能与之割舍。一年前,孙宏斌说没有贾跃亭的乐视网会失去价值,一年后,“独守空房”的孙宏斌,又该如何在乐视重创价值?

36天与150亿

时至今日,贾跃亭的企业家身份和乐视的生态逻辑,已经沦为过街老鼠,但孙宏斌为何要投资萍水相逢的贾跃亭,却仍然是个谜,更多人相信,他在一年前的那场告白,仍然是真诚和有效的。

2017年1月15日,“融创乐视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上,当孙宏斌说,自己花费生命中宝贵的36天时间决定以150亿投资乐视时,坐在身旁的贾跃亭和台下观众一起,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重温这场“邂逅”宣言,依然能够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那种振奋人心的气息,活波可爱又不失庄严肃穆。

孙贾有一个浪漫的开始。根据孙宏斌的描述,俩人相识于2016年12月10日,当时贾跃亭缺钱,他们谈论关于乐视的房产,六七个小时的交流后,从未踏足过房地产行业之外的孙宏斌,决定将乐视作为融创踏出多元化的第一步。

彼时,乐视控股正在经历资金链断裂和供应商逃债丑闻,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受阻,乐视网股价在2016年下半年复牌后一路下跌,但贾跃亭的信用还没有破产。

36天里,孙宏斌带领团队咨询了投资过乐视的联想和泛海集团,请来了普华永道和知名律师做审计和法务,查阅了乐视提供的毫无保留的账目,约见了几乎所有高管人员,考察了乐视的供应商和重仓乐视的基金经理。孙贾由相识变为相知。

在乐视上了一个月班后,孙宏斌依然没有完全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生态,但他说确定了三件更重要的事:贾跃亭是罕见的比自己还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不仅勤奋刻苦,还竟能用这么少钱干出这么大事;融创要在饱和的房地产市场外寻找增量行业投资,乐视网和电视影视业务符合大文娱板块;乐视在业务层面和商业逻辑上几乎没有毛病,缺的是钱和治理结构。

甚至没有讨价还价,融创决定入主乐视。孙宏斌叙述,融创投资一共有三个版本,最初计划110亿购买乐视网,收购上市公司8.6%股权并增发7%股权,后来觉得这笔钱不够贾跃亭大施拳脚,于是追加40亿单独投资乐视电视和影视业务,最后考虑到增发太麻烦,不能解决乐视对于资金的燃眉之急,最终将50亿增发资金直接投入到了电视业务。毕其功于一役,“这一下,就把全部资金和时间问题都解决了”。

说出上面这番逻辑时,孙宏斌不苟言笑,全场鸦雀无声,当他最后提到乐视复牌压力,凝重的气氛随即达到顶点,连贾跃亭也突然咬住双唇,眉头紧锁。直到最后,孙宏斌表示如果之前还会听专家牛人的意见,须要力排众议的勇气,那么未来就只听贾跃亭的了,全场才再次出现欢笑声,终于又恢复了轻松愉快的氛围。

36天调研和150亿投资在外界看来显得仓促,但回顾这次发布会,孙宏斌逻辑证明他并没有草率对待,他十分清晰自己的确信与怀疑:对乐视生态业务,一年前的孙宏斌并不确定,但大方向上,认定这是一个朝阳产业,并且有选择性的投资了视为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对乐视治理结构,他更多是个问号,于是派去了董事和监事,并将其视为金钱之外融创能为乐视带来的另一笔财富;对于贾跃亭,孙宏斌则给出了大大的惊叹号,“如果不听老贾的,这个公司就没有价值了”。

投资即是投人,孙宏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贾跃亭才选择了乐视。

挥泪离别贾跃亭

去年9月1日,融创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当说到“我是一个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公司”时,孙宏斌数度哽咽,年初在镜头前的海誓山盟与幸福期许,已经被镜框下的悲情泪水所取代。

在孙宏斌为乐视公开落泪前两个月,腾讯《棱镜》独家披露贾跃亭夫妇贾跃亭夫妇及旗下乐视系3家公司总共12.37亿元资产被司法冻结,这起事件,可以说是贾跃亭信用破产的三岔路口。如果说在此之前,挪用易到资金、巨额外债、上市造假都没有击溃贾跃亭的公众形象,那么,被官方冻结资产和随后的“下周回国”,则是贾跃亭人设的彻底崩塌。

与外界不同的是,贾跃亭和乐视的魔鬼七月,并没有让泪水中的“受害者”孙宏斌产生动摇:贾跃亭仍然是个好人,乐视仍然有好的业务。这是孙做出的判断,不同的是,此时他已认为,贾跃亭在处置不良资产和业务时的犹豫,已经成为乐视最大的绊脚石,“账没看错,就是他处理不坚决,坚决了就什么事没有”。

孙宏斌赞赏贾跃亭大手笔的执着和魄力,又评价后者“七个子生态能做好一个就不错”。如果说,孙宏斌最初的“贾跃亭是乐视最大价值”和后来的“去贾跃亭化”是一个巨大矛盾,那么,在乐视整个体系兵败如山倒后,他对乐视网的人员大变动却又可说以是与早先判断的治理结构问题一脉相承。

在这种自相矛盾的分裂中,从“投投乐视即投老贾”变为了“为了乐视必须去除老贾”,几乎成为了孙宏斌入主乐视一年后唯一在做的事。

去年5月,贾跃亭率先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7月份后,这一过程明显加速,8月15日,乐视网原班底大轮换,孙宏斌将乐视网业务重点集中于视频、电视、影视和云平台四大板块;9月组建“新乐视”,10月成立新乐视管委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委员会主席,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12月15日,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取代一个半月前辞职的梁军,至此,贾跃亭留下的乐视网班底被融创全面取代。

孙宏斌实现诺言,为乐视带来了认为更好的治理和结构,但他也有食言,为乐视抹去了“基石”贾跃亭。

纠葛、遗憾与坚守

随着乐视影业再次注入失败,连续停牌九个月的乐视网即将在“孙宏斌时代”掀起盖头,而“去贾跃亭化”也阶段性完成,根据1月19日公告,为延续品牌效应,乐视网将终止9月份提出的变更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

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6.52亿元,同比下降435.02%,同时,关联交易、现金流、巨额债务、供应商欠款没有丝毫改观。在孙宏斌入主一年来,除去贾跃亭的离开,乐视网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孙宏斌与贾跃亭合作的一年,实际上成为了他与贾跃亭“搏斗”的一年,原本最大的答案,如今变成了最大的疑问。

乐视复牌前夕,“前任”贾跃亭依然在纠缠,孙宏斌预想的和平分手并没有出现,一年时间,孙贾从相遇相知最终走到了今天的相爱相杀。

在乐视网上周发出公告指出贾跃亭及关联方仍然拖欠乐视网75亿欠款和14亿关联债务后,贾跃亭妻子兼代理人甘薇随即以乐视控股名义针锋相对,表示75亿是乐视网单方面确定,实际金额为60亿且其中30亿已有明确解决方案,余款也在积极推进当中。甚至有乐视控股负责人表示,孙宏斌意图在于将所有问题推卸到贾跃亭身上,便于其裸奔复牌后抄底乐视网。

在23日上午的投资者说明会上,乐视网仍然表示,贾跃亭及关联方拖欠包括乐视致新在内的上市公司75亿元,同时拖欠尚未纳入上市公司的乐视影业17亿元。

孙宏斌是否会对贾跃亭“赶尽杀绝”,亦或其把持的乐视上市体系是否会与贾跃亭所把持的非上市体系彻底了断?面对这个残忍的问题,乐视网的回答是,在多为高管离职后对目前团队保持信心,融创没有进一步增持计划,贾氏在上市公司中的股份,交给其本人和质押机构依法处置。

根据之前消息,乐视网将于本月25日复牌,其股价崩溃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不知引颈待戮的中小投资者,还剩下多少侥幸。

但是,孙宏斌的信心似乎正在衰退。四个多月前,含泪说出不会留有遗憾的融创主席,面对投资者“不忘初心”的殷切提问,首次在乐视问题上提到了“输”字,他说,投资乐视之前,对关联交易和债务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他还说,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如同行者走了太远,时常会忘记出发时的目的,在经历374天的乐视网狂想曲后,离开贾跃亭的孙宏斌在遗憾什么,又在坚守什么?

【转载须知】

1.转自 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李超,编辑 刘利平,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立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中体彩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